青鱼

夜风像是在有手在脸上滑。

卞行睁开眼,孟水的波光在群山的倒影中闪着青绿,两岸山林延展,深黑色的阴影中飘动着灰白的月光。

这条河流向闾川,这条河上的船也流向闾川,船家倚桨静坐,任水流徐徐推送,船头一盏灯烧得昏昏暗暗。

那时卞行十五岁,还记得从前家中的杂书游记中,某人某夜泛于江渚。

“船家,这些山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这些山哪有名字。”

船家嗓音低哑,带着北地口音。

灯光近处还有一个青衣衫的年轻人醒着,他质地光滑,灯光在他身上停留不住,直直跌落到水中。年轻人面长而白,躯干单薄,在夜中现出一种泠然的颜色。

群山的阴影幢幢渺渺,年轻人的面容也模糊了起来,他的身形晃动中渐渐拉长,像是渐盛的火...

(´・︶・`)肥宅快乐模板出售中——

梦里山花雪,暝烟月中来。寻君渡汶水,今夜始头白。

荒年往事

策划:凉溪
原曲:怎么会爱上这个人
翻唱:柒韵霜
词美:竹惊年【与归声社】
后期:檀檀子【一苇渡江制作组】

异乡惯见的胭脂场,花厅灯下金粉香
与醉中同党,躬身洋纱翻雪光
玻璃杯交错轻撞,夸口多侃侃文章
到头来 充空空皮囊

那年的东归船启航,偶然惊醒枕上单薄月光
劝君长思量,星垂沧海透舷窗
想着木烛旧檀香,遥闻故里山河哀响
抬眼见 星辰荡 是国殇

若炮火已为寻常,烟尘中怎系那家国情长
他同报纸纷飞满城,匆匆转于寻常陌巷
燃一点猩红滚烫,似这浩瀚宇宙细小微芒
他谈起天气,也是夜中沉沉星光

待新雪积桥时候,车辙碾碎冰下深藏血痕
回看山寺,守国土庄严

楹联已褪去了彩光,旧时的鸢在瓦上落了霜
灯下只影长,眉峰萦...

实现了几个星期之前的小想法,你z潮牌大头衫。
考完试闲下来之后是觉得真的毕业了,昨日之日不可留,算是我自己的毕业礼物吧。
第一次搞这种,用了班主任的头像,希望她看不见……底图是淘宝上的。

今天很不开心,因为似乎是全世界都出去玩了,去谈恋爱去和朋友吃饭,我一个悲伤肥宅,没钱没网,孤苦无依泪流满面。
真是痛心啊。

去对答案了 :-) 希望gif能动起来。

1 2 3 4 5 6

© 竹惊年 - 单衫杏子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