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阳

一个小故事,最近想写歌词的文案。

他是被戏班师父捡到的孤儿,那时灞河上浮着夕阳,四下正纷飞着绵绵柳絮。班里还有两个师兄,但没等他长到登台唱戏的年纪,师父便死了。

戏班倒了之后两个师兄各谋出路,大师兄去开了长途货车,二师兄在城墙脚下卖烟,而他仍住在戏班的旧屋,偶尔搬货拉车,挣一点钱,更多时候,是在戏台上回忆曾经师父师兄唱过的曲。大师兄每次拉货回来总聚来兄弟三人喝酒,只有喝多的时候,两人才肯教他唱戏。清光盈杯,借着酒气三人在小院中接连吼着秦腔。

这是没有出路的营生,他们总说,却暗暗送钱给他,任他终日无事不谋正业,师兄是怕这戏断在自己这一代,他心里明白。

二十岁那一年,大师兄在路上出了事,大半车货跌入滔滔江水,嫂嫂哭得撕心裂肺,二师兄为了筹钱还债,在城墙下和同行起了争执,一棍敲在头上,敲落了一地的红塔山。

大嫂为了躲债带着孩子回了娘家,他在空了的小院中唱大报仇,唱下河东,月光似是满目缟素,三十六哭哭不尽,世事无常与人愁。

后来他同人离乡南下做生意,走过山长路远,才知师兄这些年受的苦。二十年间他发了财,一边供养着两个家庭,等他回乡,师兄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,两个嫂嫂操劳过度,先后去了。长安城新人新事,戏班的小楼已为陈迹,高楼广厦,早不是他离开时的样子。

他第一次登台已年逾五十,那时他资助了少年宫的秦腔兴趣班,合影后年轻的老师让他登台唱两句,他站在一群小孩中间,想提气唱张良背剑,却记不得九月十三的下一句,台下闪光灯划过,他头晕目眩,在一霎的白昼中听见儿时的自己跟在师兄后面唱,

“九月十三韩信丧,天降鹅毛下凌霜”。

活动结束后他让司机开到了灞河,一个人走在河畔。他想起很多年前,他向往着戏里的英雄,关羽挑袍,呼延救主,哪个不是千古英名,到后来他才明白,现世的苦难如同秋雨熄烛,戏里的刀光戟影仅是远山的晴光,不可捉摸。世间的真英雄,无帅印无三军,不坠泪不持刀,不为天下知,却撑得起一片小小的凡天俗地。

而他,几十年前从灞河赤条条地来 ,师父给他取名秦孤阳,如今师兄们的孩子逐渐断了联络,他也同灞河上的夕阳,孤零零地落入水中去了。

四下杳无人声,他却似乎听见光华消于沉寂的声音,落日融融,他渐渐想起了多年前的故曲,如同黄昏时的薄雾,漂浮在灞河的柔波上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竹惊年 - 单衫杏子红 | Powered by LOFTER